热线:0551-63629638/65269370 手机:15339698279/13675607813
联系我们 手机网站 客服微信
直播带货的泡沫终究还是破了!罗永浩带货暴跌97%
发布日期:2020-7-21   访问次数:
       罗永浩以第一代网红的情怀,踏上了今年最大的风口——直播带货,终于走上了卖艺还债之路。
       4月份,罗永浩以6000万的价格独家签约抖音平台,跑步进场直播带货。由于罗永浩自带1400万粉丝,再加上抖音平台的资源倾斜,第一场直播带货大获全胜。
       总成交额达到了1.68亿元,总观看量高达4800万人次。抖音平台名声大噪,如果把签约费当成广告费,抖音算是赚回来了。
       商家有没有赚钱不知道,但罗永浩第一场直播,赚得盆满钵满。
       有人做过统计,罗永浩收到的打赏费有180万,坑位费保守估计1300万,佣金保守估计1000万,出镜广告费预计500万。一场直播下来,罗永浩个人进账3000万!
       这也仅限于第一场直播,罗永浩后面的直播带货成交额,开始调头直下。7月10日的一场直播,成交额更是降到了冰点,只有500万元,还不到第一次的零头。
 
       从1.68亿,到最近的500万,罗永浩的直播带货成交额暴跌了97%,可以用“雪崩”两个字来形容。
       即使单场只有500万的带货额,罗永浩也是稳赚不赔,如果他的坑位费依然保持60万一个,“血亏”的将是背后的商家。
       此时的坑位费,真的是个巨坑!
       一
       其实,带商家入坑的,除了罗永浩,还有吴晓波。
       财经作家吴晓波在一个推广《大败局》的论坛上,评价罗永浩做锤子手机失败的根源:入错行、梦太大。
       去年吴晓波的杭州巴九灵借壳全通教育上市失败,罗永浩评价吴晓波也是:入错行、梦太大。
       两个入错行、梦太大的男人,终于进了同一个行业,做了同一个梦。
       6月29日,吴晓波终于被火爆的直播带货所吸引,在淘宝直播上搞了一场长达5小时的《新国货首发》。
       第二天,吴晓波发出战报:累计观看人数871万,成交额5216万。从他发的朋友圈状态来看,他对此次直播的业绩还算满意。
 
       但是相比罗永浩,吴晓波的这个数字就显得有点难看,总成交额不到罗永浩的三分之一,总观看量还不及对方五分之一。
       同样的,吴晓波是稳赚不赔,倒是苦了那个国产奶粉商家。吴晓波直播坑位费高达60万元,可直播卖出的奶粉只有15罐,还被退了3罐,平均每罐的销售成本5万元。
 
       怎么算,这对商家来说,都是一门赔本赚吆喝的买卖。网红直播带货,原本是商家拓展销售渠道的一种方式,却万万没有想到,成了网红收割商家的镰刀。
       罗永浩、吴晓波在直播带货上看起来胜负已分,但两者都算是赢家,被他们带到坑里的商家,才是最大的冤大头。
       但这也不是大网红的专利,明星带货坑死商家,更是家常便饭。
       明星的粉丝更多,受众更广,正常逻辑上来讲,明星带货应该更加成功,所以他们收坑位费,会更加昂贵。但直播带货是一门专业的技术活,术业不精的明星们,翻起车来,比网红更狠。
       李湘也是很早进入直播带货的明星,去年就有一个商家花了80万,请李湘直播卖貂毛羽绒服。直播开始时,这款貂毛羽绒服的销售是26件,直播5分钟后,依然只有26件。
 
       这就尴尬了,80万元买李湘5分钟直播时间,一件衣服也没卖出去。更为悲剧的是,直到现在,也没人知道这羽绒服是什么品牌。人家赔本能赚个吆喝,这个商家连吆喝都没赚着。
       还有个商家,花了30万请柳岩卖早教机,虽然柳岩很敬业,非常卖力,但苦于没有流量,花钱买了抖加的流量,也没卖出多少。
       明星带货,坑死商家,也是家常便饭了。
       无论是明星,还是网红,只要不是经过市场检验的专业机构,直播带货越热,被坑死的商家就越多。
       在直播带货的浪潮中,最受伤的,就是那些付出巨额坑位费的商家。
       二
       不是所有的商家都血亏,否则这个游戏早都玩不下去了,而能让商家盈利,也只有头部的几个超级主播。
       当大家都在说直播带货是风口,是最火爆的行业的时间,进入的商家和主播就会越来越多。
       这也是淘宝直播倾力打造薇娅、李佳琦这样的现象级主播的原因。在风口上,参与的商家越多,进入的主播越多,平台也越赚钱。
       在一片火热的直播行业,不仅仅商家被坑,一大票不知名的小主播,以及刚进入直播行业的新人,都会被这个行业所坑。
       媒体上宣传都是薇娅、李佳琦一年带货几十亿,个人一年赚几个亿,购豪车、买豪宅,仿佛直播行业一片金矿,只要来采就能赚到钱。
       BOSS直聘研究院做过一个报告:在一线城市,直播带货主播的月薪普遍比较高。杭州平均月薪能达到11537元,广州平均月薪10028元,深圳平均10382元。
 
       看起来平均月薪,相比其他行业,已经高出一截。但对于进入行业的俊男美女来说,这个收入水平远远达不到他们的期望。
       而且,能够拿到高收入的主播,毕竟还是少数;大部分人的收入,都要远远低于平均水平。报告显示,有七成的主播,实际收入不超过一万元。
       直播带货的另一个泡沫,就是人才泡沫,能拿到高收入的人才,往往自立门户;靠基本工资的主播,带货的销售额可能还养不活自己。
       大网红、大主播的高坑位费,可能误伤商家;而有些小主播、小网红,则玩起了潜规则,套路商家。
       小主播们为了获利更高的坑位费,首先会去刷粉丝,100元就能增1000个粉丝关注。商家和主播谈合作时,第一个看的就是粉丝数量,粉丝量上去了,坑位费自然能上去。
       即使没有坑位费,粉丝量大的主播,也能谈到更高的佣金分成比例。为了能达到更好的直播效果,真正合作的时候,主播们又会花钱刷流量,刷观看量。
 
       在抖音上刷100个直播观看数量,只需要43元;在淘宝直播上刷10000个观看数量,只需要120元。这些数据不仅能骗合作的商家,也能用来忽悠潜在的商家。
       有的主播收入靠佣金,为了多拿佣金,主播们就会组织刷单。直播结束后,根据下单金额提取完佣金,那些刷出来的单就会退货。
       商家不仅损失了佣金,还损失了运费,甚至还可能留下一堆滞销的库存。
       中小主播们被虚假火爆的直播带货行业所坑,躬身入局,正儿八经赚不到钱,只能靠歪门斜道坑商家钱。
       三
       直播电商被炒得实在太火,火到一些城市都坐不住了,押宝直播行业。
       广州是传统商贸极其发达的城市,但在电商崛起的这十几年,广州慢慢落后了。
       为了扳回一局,广州把宝押在直播带货行业,想借此弯道超车。
       今年3月,广州率先出台全国首个直播电商发展三年行动方案,计划未来三年打造直播电商之都。
       6月,广州高调启动全国第一个以城市为平台的直播带货节。这场直播节持续整整3天,80多个MCN机构参与、10万多个品类商品悉数亮相,累计超27万场直播场次。
       6月10日,广州花都区发布将打造“直播电商名都”,大力实施直播电商带动网络零售“十百千”倍增计划:到2022年,建成10大在国内有影响力的直播电商基地,打造100家直播示范店,培育和引入1000名以上带货达人,实现全区电商网络零售额超1000亿元的目标。
       7月,“广州直播电商研究院人才培养基地”揭牌仪式在广州大学举行。这是广州提出打造“著名的直播电商之都”后,第一个成立的人才培养基地。
       为了拔得头筹,广州也是拼了。
       电商的大本营杭州也不甘示弱,杭州市的余杭区也要打造成“直播经济第一区”,对有影响力的直播人才,可以享受“国家级领军人才”的待遇。
       而上海就更狠了,直接将李佳琦作为特殊人才,引进上海落户,享受了科研工作人员都不一定能得到的待遇。也是期望李佳琦能够带动上海的直播经济,做大上海的直播带货行业。
 
       为了抢占直播第一城,各大城市都发了疯似的抢人才,给户口、给地、给钱、给政策。其疯狂程度,一点也不亚于入行的小主播、商家们。
       四
       直播带货行业的泡沫,膨胀得足够大了,连城市的决策者们都感到焦虑,仿佛错过了直播带货,就错过了未来。
       这也难怪罗永浩、吴晓波这些名人们,会纷纷入局,仿佛不直播带货就错过了10个亿。
       一边是网红们的成交金额一日不如一日,大小商家被坑无处哭诉,还有众多小主播拿着低廉的基本工资;一边又是各大城市争抢成为直播带货第一城。
       直播带货的虚火,真的能支撑一个城市未来的梦吗?
       看看这些网红们带货的翻车事故,再思考一下直播带货的商业本质,2020年这个最大的泡沫,是不是快刺破了呢?
       就像两年前的区块链一样!
转载请注明来自:http://www.eqihang.com.cn/news/1717.html
  • 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赛博数码广场A座1710室
    电话:0551-63629638/65269370
    手机:15339698279/13675607813
扫一扫 添加客服微信
 
  • 首页
  • 短信
  • 电话
  • QQ
  • 返回顶部